公准股份收购黑龙江省七合畜牧集团有限公司的事项是存在疑点的,作为新三板首批进入创新层的企业

我的交易随笔系列文章之前写的基本都是赚钱案例,有读者强烈要求我多写写亏损的案例,看来目前市场惨状下,再写赚钱会惹众怒,那就一起诉诉苦,讲讲血泪史,上周写了一篇银都传媒,这周再写一个我踏的雷。

去年9月,证监会发布《中国证监会关于发挥资本市场作用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的意见》,对贫困地区企业IPO将享受“即报即审、审过即发”的绿色通道。一时间,新三板上满足条件的企业倍受追捧,公准股份便是其中之一。然而,时过境迁,公司如今却是问题不断,多名高管被立案调查,还出现了账上资金6个亿,实控人却靠质押股权度日的“咄咄怪事”。

周二刚开盘,新三板创新层企业公准股份就遭遇做市商大量抛盘,股价暴跌66%,位列做市股跌幅榜榜首,最低跌至1.05元每股,总成交额1680万元,到底是什么原因刺激做市商不计成本急于低价抛盘哪?

7月11日,停牌超过2个月的公准股份恢复转让。截至收盘,公准股份上涨35%,成为今日做市股中涨幅最大的股票。

当新三板的信披已经“沦落”到股东们要靠打官司才能看报表的地步,你就知道为什么人人都在逃离新三板了。

8月8日上周三晚间,ST公准的主办券商发布风险提示公告:股份有限公司与公准肉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经理韩义文先生近期无法取得联系,也无法通过ST公准相关人员与其取得联系,华安证券敬请广大投资者关注后续进展公告,注意投资风险。

资料显示,公准股份成立于2004年12月,2014年8月7日挂牌新三板,是黑龙江剩伦市生猪屠宰企业,公司主营业务是生猪收购、屠宰、冷藏和销售。

小编发现,4月10日公准股份的主办券商华安证券发布了公告,称近日对公准股份进行了实地走访,通过现场核查认为公司存在风险事项,经营情况存在不确定性。

5月2日,公准股份因未在4月30日前按时披露2016年年报而暂停转让。

拟摘牌一年半还走不了的亨达股份,成了新三板年报最大的“老赖”,至今,公司尚未披露2016年年报、2017年半年报、2017年年报。200户股东等了一年半,也没能等来公司对摘牌回购等事项的解决方案,近日,中小股东们开始联合起来维护自己的股东知情权。

图片 1

作为新三板首批进入创新层的企业,公准股份连续三年年营收均超过10亿元,一时成为备受欢迎的明星股。

不过有业内专家悄悄告诉小编,暴跌虽是源自近期的风险提示,但是如果翻看历史公告,去年9月份就已经有苗头,公准股份收购黑龙江省七合畜牧集团有限公司的事项是存在疑点的。

今天开盘后,公准股份便直线拉升,期间涨幅一度超过50%,此后走势相对稳定,截至收盘,涨幅达35%,收于1.89元。

8月15日,亨达股份发布涉诉公告,2名股东山东世家置业有限公司、海南洋浦中视广告有限公司以及公司做市商股东中山证券、国海证券、德邦证券、国都证券股、、上海证券6大券商联合上诉,要求亨达股份提供2016年1月1日起至立案之日的具有法律效力的公司章程、股东名册、“三会”会议纪律、经审计的财务报告及会计账簿。

这是一份标准的新三板挂牌公司实际控制人失联公告,笔者查阅公司的近期公告,发现实际控制人韩义文最近一次出现在公司公告中是6月24日审议2017年年报的董事会公告。

“主办券商提示经营风险;年报业绩亮眼,却被股转问询;因做市商不足,被迫变更为协议转让;近日,公司包括实控人在内的多名董监高人员因涉嫌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一年多时间过去,昔日的“明星企业”,如今却是一地鸡毛,其中原因值得探究。

2016年9月5日,公准股份董事会审议通过了收购黑龙江省七合畜牧集团有限公司的议案,向七合畜牧增资7500万元,并完成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而就在此次收购完成两周后,公司当时的一位做市商东兴证券就宣布退出为其做市,东兴证券还是公准股份的原主办券商。

今天的上涨,与不久前惨烈的下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图片 2
在此之前的7月26日,以新时代证券为首2名做市商股东及5名机构股东也联合上诉,要求维护自己的股东知情权。

关于公准股份,应当是早期新三板的明星企业。

多名高管被立案调查 事起何因?

那疑点在哪儿,原来是这场看似普通的收购案实际上并没有按规定进行审计、评估,督导的企业这么不按套路出牌,可急坏了华安证券,针对此事一连发布了3封风险提示公告。小编拨打七合畜牧的工商联系电话想询问相关情况,却得知七合畜牧已经搬走了目前联系不上,致电公准股份董秘办公室也一直无人接听。

4月10日,公准股份的主办券商华安证券对其进行风险提示,直接导致4月11日公准股份暴跌51.78%。

此外,亨达股份五位实控人还与郭广昌旗下的上海复星平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存在股权转让纠纷案,涉案金额高达1.6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绝对值的18.17%,因未及时披露此信息,亨达股份在今年1月19日收到青岛证监局的行政监管函。

公司于2014年8月7日挂牌新三板,主要从事生猪屠宰及加工等生产经营业务。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该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1.48亿元、11.96亿元、13.93亿元以及5.9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3亿元、1.08亿元、1.14亿元和5044.22万元。2014年11月公司启动做市交易,坐拥6家做市商,当时与中海阳一起成为新三板市场做市商最多的两家公司。

近一个月来,公准肉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已经披露多条公告称,包括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在内的6名董监高人员因涉嫌存在信披违法违规行为,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此外,公准股份的原审计机构中审亚太会计师事务所也主动与其说了分手,称将不再对其2016年年报进行审计,而目前公准股份还未找到新的审计机构,面临着无法按时披露年报的风险。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可能是因为公司存在财务造假的问题。

由于股价剧烈下跌,公准股份此前的一笔质押也跌破了平仓线,4月26日,该公司股东晁烨还为大股东韩义文补充质押了990万股股份。

截至目前,亨达股份尚有8名做市商,公司已经停牌一年半,停牌前股价1.71元/股,200名股东被深套。在因信披问题相继被股转自律监管、证监会立案调查、证监局行政处罚还是“冥顽不化”后,亨达股份的股东们决定自己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