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程永红升任太平人寿党委书记、总经理,始终对标日新月异的寿险市场发展

T+- (原标题:寿险业迎激烈头部竞争 “五大家”换班子出新招) 证券时报记者
刘敬元
邓雄鹰寿险行业正进入激烈的“头部”竞争时代。最近这一年,五大险企悉数更换董事长、总经理等。中国人寿从“杨明生+林岱仁”步入“王滨+苏恒轩”时代,平安寿险首席执行官(CEO)从丁当变为余宏,太保寿险从徐敬惠到了潘艳红,新华保险从万峰到了“刘浩凌+李全”,太平人寿则从“王滨+张可”变为“罗熹+张可”。有业界人士认为,这些公司掌门人的变化,并非只是坐在一把手位置上的人调整了,更重要的是战略的调整或变化,以及为支撑战略而进行公司组织架构和更多人的调整。一般而言,对公司业务带来的影响至少需要1年左右时间,才会从过去的惯性过渡到新的阶段,并形成新的惯性。无论是从中国人寿年初提出来的“团结一致加油干,重振国寿再出发”,还是从中国太平提出的“全面实施赋能计划”,新华保险提到的“力争三到五年稳居寿险第一梯队”,都能看出,这些老牌大型险企都在新的领导班子到位后,铆足了劲。寿险江湖头部之争将再起风云,谁将超越谁,值得关注。最近5年排名年年变市场份额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市场主体的综合实力,体现了市场主体在行业中的影响力和话语权,一直以来市场份额和排名都是保险公司关注的指标。事实上,中国人寿、平安寿险、太保寿险、新华保险和太平人寿这5家险企,在2015年之前的市场排名保持稳定,均为“12437”。2015年以来,除中国人寿、平安寿险分居第一、第二保持不变外,其余3家每年排位都不一样。这期间,寿险业经历了周期切换:2015年~2017年正值寿险业高速发展阶段,而后的2018年寿险业险些负增长,进入了低增长阶段。不同模式、不同业务结构的寿险公司保费增速出现较大差异,排位赛竞争激烈。2019年开始,银保监会不再发布单家险企的保费数据,因此尚无官方保费排序。不过,从上市险企的公告中,可见到这5家险企今年上半年保费相对排位,仍为中国人寿(3782亿)、平安寿险(2989亿)、太保寿险(1384亿)、太平人寿(905亿)和新华保险(740亿)。相较今年上半年寿险行业15.2%的增速,大型寿险公司整体增速较低。面对外资、中小险企的竞争,大型险企也在为守住阵地、争先晋位加码。新战略下加强“激活、对标”大型险企新战略的举措,一是自我生产力的释放,激活一线和基层;另一个则是加强与同业竞争对手的对标考核。比如,中国人寿提到“以生产单元为重心”,对一线作战部队给予更多支持和财务资源,并出台机制鼓励这些最贴近市场的生产单元能够自主经营,最大程度释放生产力。太平也强调,实施半年的“赋能计划”——用产品、管理、资源、科技、机制赋能来赋能一线、激发基层活力,取得积极成效。同时,几乎各个险企在谈业务目标时,都提到了“对标”一词。中国人寿称,始终对标日新月异的寿险市场发展,要聚焦竞争,提高公司可持续发展能力。中国太平强化对标赋能、创新转型发展,全面高质量完成经营目标任务。新华保险也表示,要树立竞争对标意识,前线要看同业,后线既要看前线,又要看同业;将自身发展置身于市场之中,保持超越竞争对手的发展速度。“那些超过我们或远远甩开我们的央企,都提出了再造和重振的战略,我们怎么能固步自封。”一位大型险企内部人士称,对公司来说,不发展本身就是战略上的一种风险,公司绝对没有任何理由停滞不前。相互对标的大型险企,在各自执行新战略后,又在明里暗里重新上演抢位的戏码,这又是寿险业至少未来3年的话题。

这期间,寿险业经历了周期切换:2015年-2017年正值寿险业高速发展阶段,而后的2018年寿险业险些负增长,转换到低增长阶段。不同模式、不同业务结构的寿险公司保费增速出现较大差异,排位赛竞争激烈。

此次新老更替后,程永红面对的太平人寿,其业绩在今年上半年出现了新单保费和价值率同比下滑。个险新单期缴同比下滑近10%,其中长期保障型同比降低26%;以人民币计量的新业务价值同比下降9.5%。

2018年3月,在“中国平安(601318)2017年业绩发布会”上,中国平安联席CEO李源祥称:“中国人寿是一家非常优秀的公司,我们经常与之交流,学习经验,尤其是在县域市场发展上,他们做得非常好。其实,我们不太关注市场占有率、市盈率这些指标,中国是全世界最好的寿险市场,潜力最大,盈利性高,我们的目标是与整个同业包括几大寿险公司,相互协作,共同把中国寿险市场做好。”

寿险业正在迎来最激烈的“头部”竞争时代。

9月6日,时代周报记者联系太平人寿,有关人士对于此项人事变动未予置评。

目前来看,寿险行业发展方式在覆盖全生命周期的风险保障、产品质量、发展动力、发展效益等方面与消费者需求仍存在一定差距。对于未来的发展,太保寿险董事长徐敬惠认为,随着经营主体对于保险本质和属性的认知不断加深,行业对回归本源的理解更加全面,保险将充分发挥长周期保障优势,为客户提供覆盖全生命周期的风险保障和财务规划,大力发展长期保障型和长期储蓄型产品,有效转移风险、平滑财务波动、保障人民生活。

平安人寿的高管变动与国寿“换血式”变动不同,丁新民担任平安人寿董事长兼CEO多年,于2018年底卸任CEO一职。平安人寿总经理余宏接棒兼任CEO,余宏1997年加入平安人寿,亦在平安工作20多年。也因此,平安的发展战略是渐进式而非突变式。

图片 1

本报记者李致鸿北京报道

4新华保险:资产负债双轮驱动、财富管理是新的增长点

2014年时,中国太平集团总保费、总资产、净利润较2011年分别增长了104.62%、162.15%、324.45%。2015年,中国太平提出打造“最具特色和潜力的精品保险公司”。

随后,黎宗剑、杨征分别代理了原来由万峰一肩挑的董事长和CEO职务,公司处于过渡期。“新华保险2019年工作会议”信息显示,根据公司的决策部署,结合最新的情况,2019年依然要坚持既定的经营思路、目标、举措不动摇。

谁是中国最赚钱的寿险公司,当属平安人寿。近年来,平安寿险的市场份额和盈利水平不断逼近寿险老大中国人寿。目前虽然市场份额仍与国寿有一些差距,但平安寿险盈利能力快速增长,2016年其净利润一举反超国寿并首次成为寿险盈利王后,一直持续至今,位置相当稳固。

在中国加入WTO前夕,2001年11月,太平人寿回归国内,全面恢复经营寿险业务。2013年,中国太平完成重组改制和整体上市。

越是风云起,越要有定力。

3太保寿险:寿险“新老”交接,转型2.0在途中

2012年年初,王滨由交通银行(601328,股吧)副行长调任中国太平董事长之后,当年年底,张可也到任太平人寿总经理,同时,程永红也升任太平人寿副总经理。

然而,平安人寿觊觎头把交椅的想法早已表露无遗,从2008年启动“超人计划”,到2014年提出“五年内要成为中国最大、最好寿险公司”的战略规划,无不昭示着其野心。

券商中国记者了解到,2019年太保寿险业务重点是产能提升、科技赋能。例如代理人渠道积极开展优增、强训、高留,即资源招募上更加注重高质量,强化教育培训以及辅导训练,提升留存率,推动人均收入与人力增长齐头并进或增长更快。最近两个月太保寿险新保增长负增长日益缩小,个别月份实现了正增长。

程永红也曾任太平人寿助理总经理、四川分公司总经理,还担任过四川分公司副总经理、助理总经理、高级经理等职务,以及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营业区经理。

最终,太平人寿选定了个险标保、银保期交标保、银保趸缴规保、电商标保、继续率、新业务价值等作为支撑总保费、总资产和净利润的重要细化指标来进行分解落地。截至2014年底,太平人寿总保费、总资产和净利润实现翻番。随后,太平人寿进入加速发展期。

大型险企新战略的举措,一个是自我生产力的释放,激活一线和基层,另一个则是加强与同业竞争对手的对标考核。

2001年太平人寿复业后,其成都分公司2002年开业。程永红2001年10月加盟,参加复业筹建工作,逐渐成为太平人寿的复业功臣。2002年1月开业后,程永红先后任成都分公司银行保险部高级经理、四川分公司助理总经理。

2019年1月,在“中国人寿2019年工作会议”上,中国人寿董事长王滨誓言“重振国寿”,明确表示:“寿险作为核心主业,寿险公司作为核心主体。寿险公司要大力转变作风,用激情和状态在重振国寿新征程上担当主体责任、提供坚强保障。”

“那些央企或超过了我们,或远远甩了我们,但都提出了再造和重振的战略,依然高声呐喊奋勇向前,而我们怎么能固步自封。”一位大型险企内部人士称,对公司来说,不发展本身就是战略上的一种风险,公司绝对没有任何理由停滞不前。

随着程永红升任太平人寿党委书记、总经理,寿险领域又增加一位女将。

过去三年,新华保险的转型赚足了市场的眼球。2016-2018年,新华保险原保险保费收入分别为1126亿元、1093亿元和1223亿元,在“老六家”中排名先从第四位降至第六位,后又升至第五位;原保险保费收入同比增速对应为0.6%、-2.9%和12.0%,先从微正转负,后又明显加速;市场份额分别为5.2%、5.0%和4.7%。

新一轮比拼,五险企如何精准施策?

太平人寿称,程永红凭借其丰富的业务推动与管理经验,在公司个人业务、健康险业务持续增长,机构经营管理水平和业务品质不断提升,人才培养和队伍建设不断优化等方面表现优异。

目前,“太平人寿持续推进放权改革,将经营指挥权不断前移,让一线听得见炮火的人做决定,最大程度给一线松绑,激发一线的活力与潜能。”2018年12月,在“第十三届21世纪亚洲金融年会”上,太平人寿总经理张可透露。

从寿险业务发展来看,平安寿险强劲的盈利能力离不开其“产品+”?“科技+”双翼驱动战略。一方面不断升级创新保障型产品和长期储蓄型产品,支持高价值业务增长,另一方面积极推动从传统寿险公司向科技型寿险公司转型。

时代周报记者大量翻阅公开资料,试图从时间线上还原两人的交集。

2018年11月,在太平人寿“新时代共享太平”2019业务启动会上,中国太平董事长罗熹表示:“2018年太平人寿打赢了一场漂亮的突围战,但也要清楚地看到与最优秀的同业还有一定差距,一定要自我加压,找准定位,向前对标。要坚持动态的、持续的对标方法,在业绩上对标前一位,在策略上对标前几位,在能力上对标第一位。”

按照一般董事会一届3年来算,新的领军人物的上任,在接下来的两到三年,会重新书写公司在寿险业的地位。现在,苗头已现。

中国太平是唯一一家总部设在境外的中管金融保险集团,是中国保险业历史最为悠久的民族保险品牌。

与新华保险的先降后升相比,泰康人寿则经历了先升后降的过程。2016年-2018年,泰康人寿原保险保费收入分别为898亿元、1154亿元和1174亿元,在“老六家”中从第六位升至第四位,又回到第六位;原保险保费收入同比增速从第四位的18.2%升至第二位的28.4%,又跌至第六位的1.7%;市场份额亦从第六位的4.1%升至第四位的5.3%,又降至第六位的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