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料药企业污染严重,高科技治污效果显著

乐普医疗(300003.SZ)日前发布公告称,使用自有资金5.76亿元收购浙江新东港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东港”)51%的股权,新东港100%股权(剥离相关资产和部分分红后)的价值为11.3亿元。  公告显示,新东港是全球最大的他汀类药物原料药生产商之一。然而,《中国经营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新东港或临高污染风险,且新东港主营产品阿托伐他汀钙片已被国家食药监总局列入了《第一批过度重复药品品种目录的公告》首位,目前仍有大量企业生产或正在申报投产,市场需求已经接近饱和。  乐普医疗公告同时发布了定增预案。  新东港或临排污风险  11月17日上午,在当地知情人的带领下,记者来到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岩头医药化工园内。在新东港厂区靠近江堤一侧,记者看到一条白色的玻璃钢管道直接伸进椒江的排水管道。该管道是从与新东港药业厂区围墙相连的一个小房子内伸出,穿过大堤后,在椒江边的淤泥中直接埋入江中。管道排水口附近近百米长的江面已被染成了黑黄色,在排水口边的江面处,记者能闻到刺鼻的气味。在江水退潮后,记者见到从埋入淤泥下的管道排出的水将江滩上的泥土冲击出一个大坑。  记者还注意到,排水管道上面的小房子屋顶上竖立着两个摄像头,摄像头上的电线顺着围墙伸进了新东港厂区内。  本报记者立即将排污现场的情况反映给了当地环保部门。台州市环保局椒江分局对此回应:该排污管并非新东港药业设置的排污管。该管道是椒江医化园区九条河北面十条沟的一个雨水排放口,可能是有历史遗留的污水进入了该雨水管从而排到椒江里了。至于设置摄像头,该部门表示是该企业出于安全防盗的考虑。  事实上,作为中国第一个设立化学原料药基地的浙江台州,其医学化工行业的污染饱受诟病。此前,当地环保部门已多次对包括新东港在内的当地原料药企业开出罚单与整改措施。  2013年,中国经济网曾曝光过该园区医药企业直接往椒江排放污水。环保部门针对该报道表示要对此进行综合整治。椒江分局对该报道中的疑似排污企业进行检查,并责令其停产。检查中,该环保局发现当地多家企业都在利用该管道排放污水,但未能查出具体是哪家企业在排放。当年11月13日,台州市环保局和椒江区政府下发《关于对海正药业等七家企业保留项目全面实施停产整治的函》,要求上述七家企业保留项目在11月15日之前实施全面停产整治,完成整治并通过验收后方可恢复生产。  截至目前,上述椒江区有关部门进行的“综合整冶”已经过去了一年时间。  记者到达排水口现场时当地天气晴朗,看到仍有黑色“雨水”源源不断地直排到椒江。  对此,椒江分局在11月21日给予本报的书面回复中表示:十条沟几十年来的污染沉积,随着海水的潮涨潮退,企业围墙外不同程度积有不同臭味和颜色的废水,退潮时通过排水管排出。目前,十条沟的综合整治方案已经出台,排水渠工程进入招投标阶段,将于11月下旬开标。  环保部公开数据显示,2009年中国制药工业总产值占全国GDP不到3%,而污染排放总量却占到了6%。其中,又以原料药的生产污染问题最为严峻,对大气、水域的污染尤为严重。  由于其附加值低,生产过程高污染、高耗能,而国外的环境污染成本很高,最近几年不少国外大型制药企业放弃了原料药生产,采取购买或者外包的形式获取原料药。新东港则在此趋势下成为全球最大的他汀类药物原料药生产商。  北大纵横高级医药合伙人史立臣表示,原料药企业污染严重,一方面是因为当地政府为了追求经济利益而放纵药企排污,即使罚款,由于数额不大,震慑力也小;另一方面,药企生产特性导致药企的排污问题难以解决,药企产品较多,而且药企的用水量巨大,不同的产品可能排放大量强碱性或者强酸性污水,给药企治理排污问题增加了很大难度,成本也非常高。  对于此番公告收购新东港股权的乐普医疗来说,前期尽职调查时是否对新东港环境保护方面合规进行了核查?其收购预案中为何未提及新东港作为医学化工企业的高污染风险?本报记者为此致函乐普医疗要求采访,截至发稿时未获得回应。  收购标的主营产品市场饱和

海正药业称,目前部分整治项目已完成,其余项目也将按期完成。但其实在11月13日,台州市环保局和椒江区政府再次联合下发《关于对海正药业等七家企业保留项目全面实施停产整治的函》,要求7家企业保留项目在11月15日之前实施全面停产整治。

与2012年初环保部核查项目不同的是,台州市环保局此次发现海正药业岩头厂区的问题不涉及原料药菌渣等危险废物,而主要集中在“现有废水处理设施改造,清理池内污泥;厂区雨水管路的清理、疏通工程;新建一套蓄热式热力焚烧工艺处理装置,集中处理储罐区、抗肿瘤药区域、108车间有机废气;厂区高压板框中心密闭化改造工程;厂区各车间拆除现有空间引风排气筒”。
“台州是药企集中地区,以前都是第三梯队的药企因排污被查,没想到今年连海正这样的大企业都不过关。”一位业内人士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由于排污成本远远小于治污成本(上马设备、引进技术等),药企很容易两害相权取其轻而“宁可直排被罚几百万,也不投入几千万甚至上亿元搞环保”。

黄健:对,因为这个天气有点雾蒙蒙的,不利用废气的扩散,再加上这个园区在主城区的上风向,风向不好的话,有容易对主城区造成影响,所以刚才我布置下去,叫他们马上,就是企业这边马上开始检查,然后跟企业交待一下,能停产的车间马上停下来,把这个废气量减到最低,尽量减少对主城区的影响。

11月中旬,浙江台州环保局发布对当地7家药企停产整治公告,二度闯关IPO的浙江九洲药业因旗下三分厂涉及四项环保问题被停产整治再遭“环保急刹车”。

据媒体报道,此次公告中提到的九洲药业,目前正在IPO排队中。证监会最近发布的《发行监管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上交所申报企业基本信息情况表》显示,截至11月14日,上交所申报企业共183家,“浙江九洲药业”赫然在列,保荐机构为招商证券,状态为“落实反馈意见中”。

10月18日,浙江省台州市环保局和台州市椒江区政府联合下发了一则《关于印发台州主城区告别化工恶臭“倒计时行动”实施方案的通知》,要求海正药业、新东港药业等7家企业完成整治提升,并限定最迟在今年12月30日前完成。11月13日,台州市环保局和椒江区政府再次下发《关于对海正药业等七家企业保留项目全面实施停产整治的函》,要求7家企业保留项目在11月15日之前实施全面停产整治,完成整治并通过验收后方可恢复生产。

黄健:担心谈不上,我们现在住在最前线,所以给老百姓一个放心的交待,我们帮他们守在这个前线,有什么污染,我们会第一时间感受,第一时间体会到,所以说主要还是给老百姓一个放心的交待。

台州市环保局表示,“如逾期未执行停产整治措施,将根据相关法律法规依法采取行政罚款、限期治理等行政处罚措施。”

相关专家也表示,不少药企都存在原材料投入量大、产出比低、环境污染严重,即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换来规模上的快速上升。这与原料药生产的固有特性分不开:原料药生产往往有十几步反应,使用原材料种类高达三四十种,从而产生大量的“三废”,废物成分复杂,污染危害严重。

对于“环保经费投入多少”等问题,海正药业只字未提,只称“公司通过产品结构调整、设备改造、技术升级和节能减排等一系列的举措,从源头抓起,共同实现经济与环境保护的双赢”。

记者:就是不把它混在一起。

公开资料显示,九洲药业主要从事化学原料药及医药中间体的研发、生产与销售,目前有包括卡马西平系列、磺胺间二甲氧嘧啶等在内的多个原料药均已通过欧盟COS或美国FDA认证。

多次遭“点名”

北大纵横高级医药合伙人史立臣表示,海正药业停产整治排污问题,一方面影响了生产,另一方面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这对海正药业造成双重影响,会影响到海正药业2013年的经营业绩,同时也会对其估值产生影响。三季报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海正药业实现营业收入63
.81亿元,同比增长了45 .09%,实现净利润2. 1 5亿元,同比下滑了13 .36%。

章维建第一天来到台州市赴任台州市环保局局长,从市政府大楼走到环保局,几分钟的路程让他印象深刻

正在排队等候IPO的九洲药业再度遇到环保麻烦,此次台州市政府对7家药企停产整治,九洲药业二次IPO冲刺进程再度蒙上隐忧。

药企污染难治

海正药业日前公告称,因环保不达标部分产区停产,而这已经不是海正药业第一次遭遇“环保门”事件。业内人士质疑海正药业因不愿意加大环保投入经费而近年屡上黑名单。

记者:那这个采样是多长时间一次?

环保投入能力存疑

事实上,海正药业的环保难题也是中国原料药生产企业的行业性问题。而制药行业是国家进行化学耗氧量、氨氮排放监管的重点行业之一。据统计,制药工业占全国工业总产值不到1.7%,而污水排放量却占到2%。其中,又以原料药的生产污染问题最为严峻。

作为原料药大户,这已经不是海正药业第一次遭遇“环保门”事件。2012年初,环保部公告海正药业被查出“外排废水C
O
D超标排放,电缆沟积存高浓度污水;抗生素菌渣等危险废物擅自出售给无资质的企业;与环保部门联网的在线监测数据弄虚作假”等问题。海正药业当年也提出了相应的整改措施,但今年环保问题再次出现。

1、将2000多家化学原料药企业关到只剩125家;

2011年,九洲药业IPO首度上会,计划募集资金约5.3亿,拟投向“年产250吨酮洛芬、20吨盐酸度洛西汀、10吨N0701、5吨美罗培南、5吨亚胺培南技改项目”和“年产100吨盐酸文拉法辛投资项目”两个项目,但被证监会否决。

近日,环保部门的公告再次揭开海正药业的环保“伤疤”。11月16日,海正药业发布公告称,浙江台州市环保局和台州市椒江区政府于10月18日联合下发了一则《关于印发台州主城区告别化工恶臭“倒计时行动”实施方案的通知》,要求海正药业、新东港药业、九洲药业等7家企业完成整治工作。记者注意到,此次海正药业被“点名”涉及的问题是:废水处理设施不到位、池内污泥也未清理等10项内容、并限定最迟在今年12月30日前完成。

海正药业11月20日给《经济参考报》记者回函时表示,本次需整治范围所涉及的产品占海正药业2012年度主营业务收入的4%,同时公司已提前调整生产计划并准备相关产品库存,因此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影响。公司一直在加紧通过设备改造、技术升级等一系列的举措,争取提前完成整治任务并上报验收。

黄健:对。

根据发函要求,海正药业、九洲药业等7家医化企业,要在限定期限内停产整治,整治内容包括废水处理设施改造、车间整治提升、末端废气处理装置建设等。其中,九洲药业三分厂涉及4项。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副会长于明德表示,未来5年,药企的环保压力会越来越大,2013年,国家有关部门可能提前出台新的环保、排放要求,企业必须对此充分重视。他表示,制药企业必须进行绿色生产,优化工艺,采用先进的生物技术来取代一部分传统技术,以达到降低排放、减少环境污染的目标。

视频地址:

即便是能够上市,其进程和估值都将受到影响。

昨日,《国际金融报》记者致电海正药业董秘办了解事件的最新进展,但截至发稿,尚未获得相关信息。

台州临海头门港新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王修方:过程里面进行控制,过程里边就是采用管道化密闭化的方式,把它可能产生的这些污染物在车间内,把他们控制在反应轨道内和反应釜内,能回收的再回收,回收之后直接套用,不能回收的有些东西,液体有些变成固体把它吸附掉,严格控制它的废水污染物产生的量,同时也严格控制它的跑冒滴漏的产生。

此外,环保问题已经是九州药业的顽疾了,此次在IPO关键时期再度出现这样的重大问题,势必会对公司形象产生很大影响,此外对公司的治污信心也打了很大的折扣。

事实上,浙江台州是环保污染极其敏感的区域,此前几年当地环保部门已多次对当地原料药企业开出罚单与整改措施。部分企业乱排废水与废气处理不力的现象比比皆是,却难以禁绝。

目前外沙岩头医化园区内所有的重污染项目和企业已经全部关停,园区内的制药化工企业由原来的33家已经缩减为7家,142个高污染项目退出。过去被废水污染的“七彩河”也恢复了往日的生态环境。

他同时指出,对于近十年发展起来的民营企业,初始资金受限、环保意识不强等因素普遍存在,一些中小板、创业板拟上市企业往往在辅导期或上市前夕才突击补救,在以往IPO企业中,因环评出现问题不在少数,九洲药业应吸取教训。

史立臣同时表示,停产整治排污问题,一方面影响了生产,另一方面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这对海正药业造成双重影响,会影响到海正药业2013年的经营业绩,同时也会降低海正药业IPO的新股估值。

一个城市,因为环境污染行政拘留300多人,刑事拘留402人,这样的力度让很多人清楚地意识到,在台州,保护环境是动真格的了。特别是在史上最严的新《环境保护法》出台,提供了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执法利器,对污染违法者动用了最严厉的行政处罚手段,倒逼违法企业迅速改正污染行为。

对于2011年首次上会因环评突击被否的九洲药业来说,环保问题成为其悬在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记者获悉,作为原料药大户,海正药业近年来多次被曝环境违法。2012年初,环保部公告显示,海正药业被查出“外排废水COD超标排放,电缆沟积存高浓度污水;抗生素菌渣等危险废物擅自出售给无资质的企业;与环保部门联网的在线监测数据弄虚作假”等问题。

2000多家药企关门退出 剩余企业转型升级 工业产值不降反升

11月13日,浙江台州市环保局、椒江区政府联合发出《关于对海正药业等七家企业保留项目全面实施停产整治的函》,要求椒江外沙岩头化工区海正药业等7家企业保留项目在11月15日之前实施全面停产整治,在未完成相关整治内容并通过环保部门组织的整治验收之前,不得恢复生产。

北大纵横高级医药合伙人史立臣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海正药业原来主要生产原料药,排污问题一直较为严重,虽然在努力整改,但效果难达预期。“一般药企都会有一至两个月的库存,以应对市场需要,所以,短期比如一个月左右影响不会太大,但一旦超过两个月,会严重影响公司2013年度的经营业绩,尤其在年底冲年度指标的时候,影响会更大。”

记者:为什么?

尽管目前IPO的窗口依然没有开启,但一位市场人士分析称,九洲药业停产整治排污问题,依然会对其IPO会产生多重影响。其一,三分厂停产整顿,势必会影响其今年整个公司的业绩表现。其二,九洲药业也不得不投入资金去完善排污系统,这对于本来资金就紧张的九洲药业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打击。

“药企尤其是原料药企业,历来都存在较为严重的排污问题。”史立臣表示,一方面这是当地政府为了追求经济而放纵药企排污,即使罚款,由于数额不大,震慑力也小;另一方面药企自身的生产产品特性导致药企的排污问题难以解决,药企产品较多,每种产品都会产生大量的不同的废弃物,而且药企基本都用水量很大,这样不同的产品可能排放大量强碱性或者强酸性污水,给药企治理排污问题增加了很大难度,成本也非常高。

黄健:中队设立到园区以后已经快一年了,你们回来了,怎么样?

九洲药业三分厂被停产整顿

据悉,中国可生产1500多种化学原料药,产能达200多万吨,约占全球产量的1/5以上。而中国制药企业在全球分工中相对处于低端,向欧美、日本和印度制药企业提供原料药。

污水管架空中 排污口刷卡测量 台州治污下“狠手”

而其作为全球最大的卡马西平原料药及中间体、酮洛芬原料药及中间体的生产厂商,格列齐特、柳氮磺吡啶、磺胺间二甲氧嘧啶及其钠盐等原料药销量在全球市场和出口市场中处于领先地位,九洲药业环保投入与其在原料药行业地位差距甚远。

史立臣告诉记者,目前,国家筹建新的药企审批非常严格,同时对老药企进行严格的排污整治,药企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和设备进行排污改造,建议药企把一些竞争力较低、排放污染物较为严重的产品停产,同时尽快进行排污改造,否则一旦国家下令不达标不能生产就会给企业造成巨大损失。

b. 搜索公众账号“周周向上”关注;

2010年4月30日,九洲药业上市环保核查情况在浙江环保厅网站上公示,公示时间为4月30日至5月9日,然而直到3个月后,浙江省环保厅才发布九洲制药的环保核查报告,据内部知情人士透露,九洲药业位于台州市椒江区外沙路99号的产品结构调整技改项目“三同时”竣工验收事项,浙江省环保厅审核未同意。

原来这个神秘的小屋子里暗藏着一个水质自动监测监控系统,全天候监测企业的排污情况,一旦企业发生超排废水现象,这个水质监控系统会马上关闭阀门,禁止企业再生产和排放。

直至2010年10月,浙江省环境保护厅才出具《关于浙江九洲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上市环保核查情况的补充意见》:九州制药生产过程中主要污染物排放基本达到国家的排放要求。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我现在是在台州市椒江区外沙岩头的医化工业园区,这个医化园区离椒江城区很近,就在这条不长的街道一侧,曾经就分布着数十家大大小小的制药化工企业,而在街道的另一侧,每隔十几米,就会设立这样大型的宣传牌,警示企业严禁暗管偷排,防止污染,非常醒目。

而其环保投入不足又是缘于资金掣肘。2008年2010年,九洲药业流动比率分别为0.85、0.91、0.97,资产负债率长期超过60%,营运资金三年来也均为负数,分别为-6010万
、-3435万、-1336万。

浙江台州临海头们港医化园区管委会副主任王修方:他有一个项目列入我们国家的循环化改造试点园区项目,也就是废水里面的提取哌嗪,总投资1200多万,目前年产生的效益也有1200多万,等到他的整个厂区全部达成之后,效益要增加到2000多万,这个生产的效率提高了。

一位业内专家表示,由于化学原料药产品的生产特点是流程长、反应复杂、副产物多,废水中污染物组分繁杂,生物难降解物质多,这些废水往往治理难度大且处理成本高昂。如果缺乏足够的投入,很多药企业难以跳出以牺牲环境来换取自身发展的粗放发展怪圈。

台州市椒江区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黄健:2008年这边的新厂区,这边新厂区还没有,一些老厂区,一些老车间相对都比较落后,装备水平跑冒滴漏都比较明显,这个车间环境也比较臭,确实以前包括海正在内的很多企业都是这个现状。

事隔一年后,九洲药业二次冲刺IPO。据证监会首发申报企业情况显示,浙江九洲药业拟登陆沪市主板,保荐机构为招商证券,目前状态为“落实反馈意见中”。

d. 联系编者18049700567。

事实上,制药行业是国家进行化学耗氧量、氨氮排放监管的重点行业之一,尤其是原料药企业,历来都存在较为严重的排污问题。据统计,制药工业占全国工业总产值不到1.7%,而污水排放量却占到2%。其中,又以原料药的生产污染问题最为严峻。

全国最大原料药产地 曾把环保局局长差点熏晕倒

事实上,多年来暴露的环保问题,主要原因是九洲药业环保投入不足,据其2011年披露的招股书显示,2008-2010年3年间,九洲药业新增环保设备投入仅1519.41万元。

3、环境污染刑拘400人,执法力度史无前例。

追溯九洲药业上次上市,其上会被否原因虽然截止目前也没有明确公布,但市场普遍认为祸起环保。其上市前夜的环评颇为蹊跷并引起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