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敦促银行加大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投放

  在经济下行压力大的环境下,如何加大银行信贷投放意愿?董希淼建议,可更多地采取正向激烈的措施,如提高对不良贷款的容忍度、充分发挥国家担保基金的作用。同样重要的是,要调动员工的积极性,尤其是要让信贷条线的员工放下思想包袱,优化信贷监管考核办法。

具体而言,《通知》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要根据企业生产、建设、销售的周期和行业特征,合理确定贷款期限、还款方式,适当提高中长期贷款比例,合理确定考核指标,避免贷款在同一时间特别是月末、季末集中到期而引发企业资金紧张。对符合授信条件但遇到暂时经营困难的企业,要继续予以资金支持,不应盲目抽贷、断贷。对成长型先进制造业企业,要丰富合格押品种类,创新担保和融资方式,合理确定抵质押率,在资金供给、贷款利率方面给予适当倾斜。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刘伟此前撰文指出,无论是平衡好多重两难关系、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还是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都不能单纯依赖货币政策的“单兵突进”,还需要财税、产业、监管等其他方面政策和改革协调推进,通过“几家抬”形成合力,实现金融和实体经济的良性循环。

今年以来,随着各项降低中小企业融资成本的政策措施不断出台,市场流动性保持稳定,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动力不断增强。但值得注意的是,金融机构贷款利率却有所上行,一些企业对于降低融资成本的感受并不明显。因此,进一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应着力聚焦融资难融资贵,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同时,今年3月份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国家融资担保基金,通过股权投资、再担保等形式支持各地区开展融资担保业务,带动各方资金扶持小微企业。6月份人民银行放宽了支小再贷款申请条件,要求创新“先贷后借”的发放模式,加强再贷款、再贴现投向管理……在政策引导下,传统金融机构加大了对中小企业的扶持力度。从最新公布的数据来看,8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188.8万亿元,同比增长了10.1%。

  市场普遍预计,下半年银行信贷投放仍会保持高速增长,但所担忧的是,大规模的信贷投放重启后,究竟能有多少信贷资源流到实体经济真正需要的的地方?小微企业能分到多少信贷规模?如何阻止不必要的信贷资金再次流向僵尸企业、房地产等领域?监管部门在敦促银行加大信贷投放的同时,也应加强信贷投放监测和监管,避免信贷资源的无效投放。

日前,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信贷工作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质效的通知》指出,在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的同时,必须着力疏通货币信贷传导机制,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质效,推动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实现金融与实体经济良性循环。

在一位不愿具名的央行人士看来,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必须依靠市场化方向,放弃目前的数量型调控模式改成价格型调控模式,建立一个全部银行都参与的全国性利率市场。

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一方面是有些企业面临融资难融资贵,另一方面金融体系“有钱”难以用出去。如何进一步破解这一矛盾?专家认为,当务之急是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目前更多的资金还是流向了金融同业和央企,比如央企其实并不是最缺资金的企业,但有些央企财务公司可以从市场上拆借到不到2%的隔夜资金,然而转手存到银行做同业存款,利率就有2%以上,甚至是3%左右,以此赚取利息差。”北京一金融机构金融市场部人士称。

除了明确对具体领域的信贷支持措施外,《通知》还从银行信贷业务本身出发,对盘活存量资产、保险资金的运用、规范经营行为、深化体制机制改革等方面做出具体要求。

一家城商行高管对表示,当前最大的问题是经济基本面不乐观,企业信贷需求不旺,好企业不多,差的企业银行不敢贷款,尽管现在政策指引不少,工具也很多,“但是进不进实体经济不能一厢情愿,信贷资金成本只是之一,各种收费成本也不少,政策环境也需要优化…现在的政策是这样,是否符合市场规律很难说。”

但与此同时,金融机构贷款利率却有所上行,一些企业对于融资成本降低的感受并不明显。因此,进一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还需要提高准确性,聚焦难点痛点。

为提高金融机构服务中小企业的积极性,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今年以来央行4次定向降准,增加中长期流动性投放。6月份,央行、银保监会等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意见》,加大货币政策支持力度,引导金融机构聚焦单户授信500万元及以下小微企业信贷投放。

  尽管监管部门一再要求银行加大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投放,但不少受访的银行业人士表示,银行真正将资金投向有效的实体经济领域的积极性并不高。

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对于促进金融和实体经济的良性循环、防范在“去杠杆”过程中人为加大风险,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为此,《通知》表示,要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满足实体经济有效融资需求。

“中小民营企业的生存环境并没有改善,资产质量在变差。现在用的再贷款再贴现不要利息给银行恐怕也很难进入小微企业。”他补充称。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建议,应该继续通过货币政策的定向措施和相关监管举措,引导商业银行向小微企业、民营领域增加信贷投放。可以考虑运用相关的政策工具适当补偿银行风险。例如,从政策工具定价方面着手降低银行融资成本。

一些企业已经享受到了政策带来的利好。例如,嘉兴市多娇服饰有限公司最近成功办理了“无还本续贷”业务,及时解决了公司下一步投资生产所面临的资金难题。“‘无还本续贷’业务有效解决了企业普遍面临的资金问题,使企业免于因资金周转困难而陷入转借民间高利贷的窘境。”多娇服饰公司有关负责人说。

  2、降低贷款周转成本:对于流动资金贷款到期后仍有融资需求的小微企业,要提前开展贷款调查与评审,符合标准和条件的,依照程序办理续贷,缩短资金接续间隔。

这正符合企业一直以来对货币政策的边际宽松、宽信用的期待。不过,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武雯认为,《通知》提出的“适当提高中长期贷款比例”还需要一定的政策传导时间,因为银行中长期贷款的投放主要还是根据自身的流动性、贷款定价水平、风险偏好等综合决定。

建设银行董事长田国立在前述发布会上也谈到,一个大机构服务小微企业,如果不转换思路,是很难有效率的,在过去的尝试中不良率都很高,所以形成了见到小微企业望而却步的局面。为此,建行借助了现代科技来准确把握可贷性。

一些企业已经享受到了政策带来的利好。例如,嘉兴市多娇服饰有限公司最近成功办理了“无还本续贷”业务,及时解决了公司下一步投资生产所面临的资金难题。“‘无还本续贷’业务有效解决了企业普遍面临的资金问题,使企业免于因资金周转困难而陷入转借民间高利贷的窘境。”多娇服饰公司有关负责人说。

还有些企业由于难以提供合格的抵质押和担保物,在银行贷款途径不畅的情况下,转向民间借贷。一位民企老板告诉记者,现在民间借贷利率大多在10%以上,意味着企业将面临更大的还款压力。

  1、8月18日,银保监会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信贷工作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质效的通知》(银保监办发201876号),对必须着力疏通货币信贷传导机制,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质效作出进一步明确部署。

对此,一位地方监管人士也表示,当下对金融机构支持小微企业非常重视,不仅政策多方引导,还鼓励银行妥善开展“无还本续贷”的工作。

(中文部北京宏观组宿泱韫对此文亦有贡献)

为提高金融机构服务中小企业的积极性,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今年以来央行4次定向降准,增加中长期流动性投放。6月份,央行、银保监会等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意见》,加大货币政策支持力度,引导金融机构聚焦单户授信500万元及以下小微企业信贷投放。

进一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既是政策导向,也是企业的心声。今年以来,随着各项降低中小企业融资成本的政策措施不断出台,市场流动性保持稳定,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动力不断增强。

  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强行要求银行降低小微企业利率、限制收费是不符合市场规律的,对银行设置过多的小微金融利率、收费管制,只会进一步降低银行对小微企业信贷投放的积极性。解决小微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要先解决融资难,甚至可以在一段时间内允许融资贵,允许银行适当提高利率、增加收费来覆盖小微。

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报告并指出,社融回落体现在非标融资的大幅收缩,造成实体经济流动性异常紧张,而流动性紧张又导致了违约事件层出不穷,违约潮进而造成金融机构风险偏好下降,资金堆积在货币市场和利率债市场,但对信用类资产却避犹不及。

央行接连加大流动性投放,拓宽了银行资金来源,货币市场资金价格处于低位。但值得注意的是,金融机构贷款利率却有所上行,总体上看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仍未得到根本解决。

但与此同时,金融机构贷款利率却有所上行,一些企业对于融资成本降低的感受并不明显。因此,进一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还需要提高准确性,聚焦难点痛点。

  3、加大对龙头民营企业信贷支持:对于主业突出、公司治理良好、负债率较低、风控能力较强的龙头民营企业,要进一步加大融资支持,充分发挥其行业带动作用,稳定上下游企业生产经营。

提升普惠金融服务质效

FOST咨询首席研究员冯建林认为,央行-大银行-小银行和非银的流动性投放渠道不合理,让大银行坐享了利差,增加了传导时滞,抬高了之后环节的资金成本。为缓解这个问题,央行有必要继续拓展其向小银行和非银行机构投放流动性的渠道。

武汉某酒店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有些企业之所以感觉借钱更贵,主要原因在于除利息成本之外,企业往往还会面临各种“隐性成本”,比如担保、保险、审计等费用。这位负责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从银行贷款利率是7%左右;若是找担保机构担保,非政策性担保机构保证金通常是贷款总额的10%至20%,保费则为3%至4%;若是从银行买保险,一般额外的手续费在4%以上——全部加起来融资成本普遍达到15%。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研究中心主任曾刚进一步建议,应适度放松对银行的宏观审慎评估考核,让银行有更多的表内额度,承接表外资产回表。同时拓展银行资本补充渠道,如支持银行发行可转债或增发股票等。